FC2ブログ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9/07/08 (Wed) [Gundam 00][莱尔中心][ls向]1000years later

马甲疑似……曝光了?(难道真如某人所说此马甲基本等于裸飘?orz)

人渣就就是个少女拉少女!!!至于为什么不是尼尔刹那这种问题只能回答因为原作设定而言,人物个性相对来说比较接近莱尔(只是相对……)

关于问他会不会出本的各位,考虑我的廉耻度和neta的程度,这个只会网络放出。
当然,省钱的同时也代表了我不会在连载完以后再修(殴),这里会和论坛一起同步放连载,以后会放新日志而不是持续在下面更新就是了。



01
“格拉汉姆,在宇宙无聊吗?听说你们似乎又要延长旅程?”
技术顾问片桐的头像从可视屏幕里出现,听闻他负责宇宙运输的好友格兰汉姆•艾卡的行程将延长10周的时候,他立刻就联系上了对方。
“是的要延长10周,因为遭遇了意想不到的彗星碎片。”拥有一头闪耀金发的格拉汉姆•艾卡是负责宇宙运输的船长,年方28岁,就担任了长途宇宙飞船的船长,就才能来说毋庸置疑的相当优秀,年轻的冲动和激情让他无法像其他人一样生活在太空殖民地里,而选择了他渴望的宇宙:“当然,是有一点无聊,不过你也知道,对我们这些船长来说,有点‘无聊’的旅途才正是我们每个船长都梦寐以求的平安航线,不是吗?”
“哈哈哈说的也是,教授说请代他向木星的同僚们问好。”
“会的,既然准备了这么大的礼物送过去那么,我也很期待成果,那些家伙还真是都疯了,居然想出这么大胆的金星改造计划……”正在滔滔不绝的讲电话的格拉汉姆的声音低沉下来,他的表情也变得十分奇怪,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惊人的东西。
“格兰汉姆?”
“片桐……我想,我也许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我先挂断了,稍后联系你。”
金发的船长关闭了可视屏幕,他的目光直直的落在宇宙里的一块浮冰上。那是一块宇宙里面很常见的漂浮的冰块,如果要说有什么不同的,就是那个里面还包裹了个有个穿着太空服的人类,植入他大脑里的光子芯片很快就告诉他——那个太空服的款式正是属于1000年前木星探索计划时期的产物。
“睡美人……”格拉汉姆喃喃自语道。他蓝色的眼睛因为激动而闪耀出不可置信的光。

“体温正常,脉搏正常……”
“别刺激他,要让他的大脑缓慢正常的复苏。”
莱尔•迪兰迪正在冬眠——如果要用1000年前的术语,便是如此形容。虽然不知道他遭遇了什么。但是总之他极为幸运的遇到了彗星碎片,也因此太空服的维生装置被完美的保留了下来,所以他才得以沉睡1000年而没有直接被当做太空垃圾。经过检查,他的身体机能一切完好,但是必须小心的将其唤醒。
“他醒了,他醒了……”

莱尔不太记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和刹那接受NASA的命令,要求对木星进行探测,他们以两人为一组轮流值班,在即将到达木星的时候,主电脑提耶利亚说他检测到自己的一颗螺丝似乎有些问题,于是他来到太空船外进行查看,然后……
然后发生的事情不记得了,似乎是安全索断掉然后他掉出了舱外,那么这么说是刹那把自己救回来了么?
刹那……虽然那个样子不过果然还是……
虽然在大学的时期他和刹那就是同一所学校的校友,虽然他们许多科目是一起上的,他却始终没有办法在大学里面和那个号称天才的少年搭上话——这个大部分要归咎于对方的冷淡和漠然。因此,当他带着荣誉与期望进入NASA,却发现对方居然是和自己进行各种训练的搭档(而且还是自己的前辈)的时候,莱尔的心情简直是落入了谷底。

在莱尔看来,刹那•f•清英简直就是那种集世界的无趣于一体的家伙。
刹那对科学技术以外的工作没有任何兴趣,和人交往,或者和女孩交往。NASA里不乏优秀的女孩,而对他们这种宇航员候补,上面也听之任之。
莱尔对送上门的东西从不客气,但是刹那正好相反,他没有和任何女孩子交往过。
莱尔曾经嘲笑他,他究竟是不是同性恋,谁知道对方居然也毫无反应,甚至连愤怒也没有。
当然,刹那是个好搭档,他的那种漠然让他可以冷静的处理和对待突发的意外状况,而也就是他那种耐得住寂寞的个性,大概才是最适合单调无聊的宇宙航行的吧?

刹那和莱尔一开始的关系处的并不好,到了后来即使有所改善也就是互相觉得“对方是个不会干涉自己的家伙”这样的程度,然后,直到他们同时被通知成为了木星第一批宇航员的时候,莱尔那个时候,才开始觉得自己似乎对刹那有所了解。
在庆祝会上刹那喝醉了,于是莱尔不得不担负起将他送到公寓的任务。
然后在那里,他知道了刹那的过去。
刹那没有家人。他的双亲是被他杀死的——刹那的一个疏忽导致了他双亲的死亡。
“他们是被我杀死的。”喝醉的刹那捂着脸,莱尔看不到他的表情:“如果我那个时候不把氮气和一氧化碳搞错的话……”
“有一个女孩一直钟情于我,可是,我的心却仿佛已经冻死了。即使听得再多爱意与甜言蜜语,也毫无感情的心,像冰一样。”
“莱尔,我不知道什么叫做爱,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去象个普通人类一样生存……”
莱尔手足无措的看着喝醉的刹那,他这个时候能做的,只有抱住了对方。
“没有关系,至少,因为有你的存在,我们可以一起进入宇宙了。”
“以后还要仰赖你呢,太空学博士。”
“了……解……”
刹那沉沉的在他的怀里睡了过去,睡着的姿态的确符合他的年龄,无论怎么看,也不过是一个21岁的孩子,难以想象是一个年仅20岁就获得了一个博士学位三个硕士学位的天才。

那个事情以后,虽然睡醒的刹那又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虽然莱尔不确认对方是不是真的记得那个晚上的事情,但是刹那的态度的确有了微妙的改变——至少他愿意对自己露出笑容,而在那个之前,他从来没有看过对方的笑容。

“刹那,你还是救了我!谢谢你!”莱尔简直高兴得要哭出来了,能够获救真是太好了。
他张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并不认识周围的人。
“这里是哪里?”他问道。
医院的景色和他所有的印象里面的医院都不一样,甚至,周围的人们的语言他其实也不甚明白。只能勉强根据发音和表情猜测字句。
“这是哪里?刹那呢?木星计划成功了吗?”他稍微提高了音量。
终于有人站了出来,那个是个紫发的女子:“莱尔,你好,我是来自斯坦福大学,研究人类历史的艾纽•李坦娜。”
“人类……历史……?”
“你的状况比较特殊,”艾纽用他并不流利的英语结结巴巴的说:“而且你的身体并不稳定,希望你暂时不要询问这个方面的事情。”
“不要紧,”莱尔摇了摇头:“作为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宇航员,我有义务要知道那些,否则我无法安心,无论状况多特殊,我们都必须要了解。”
人群又是一阵骚动,在一番讨论以后,艾纽终于对他说出了实情:“莱尔•迪兰迪,格兰汉姆•艾卡船长在宇宙里面发现了冬眠在彗星碎片里面的你。”
“沉睡……?”
“是的,你沉睡了1000年。”

02
和刹那不同,莱尔有父亲,有母亲,有一个妹妹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
当然,莱尔自己并不认为这个是什么好事,虽然他和他的哥哥长的一模一样,不过他做什么都比不上哥哥,只要和他的哥哥在一起,他就像个多余的人,他甚至会怨恨为什么明明有了哥哥还有他。于是当他的哥哥决定朝运动员的道路前进的时候,他选择了与之完全不通的太空学,并进入了住宿学校。大概,他是想要逃避吧?像个孩子一样,远远的逃离了家。
那一切成了多么讽刺的东西,现在,他无法再看见他的家人,无法再看见他的朋友,1000年太过久远,无数的灾难和地震毁灭了数据,也破坏了地形,连他家人的后代还有家族墓地的确切地方也无法查知,他甚至无法去看望他的后代们。
“尼尔•迪兰迪后来成为了世界知名的射击运动员,他一共破了5次世界纪录。”艾纽对他说。
“切……哥哥果然很优秀啊。”莱尔自嘲的笑了笑:“果然和我是完全不同的呢。”
“这个是我们从记录中调出来的,你生存时代的电视节目。”为了让莱尔能够不太有疏离感,所以特别给他从博物馆中找出了他们那个年代的电视,也预备了足够的他们那个年代的电视节目让他观看,想看什么只要输入内容即可:“是关于千禧年的采访的,你的哥哥也在其中出现了。”
“这个是关于尼尔•迪兰迪的纪录片的一部分。“

“1000年以后的人类会如何呢?现在让我们采访一下吧,有请世界著名运动员尼尔•迪兰迪先生!”
画面上的栗发男子面带微笑,他的面容和莱尔一模一样:“1000年以后,科学技术的进步有更多的科学家可以预料到,我就不在此献丑了。世界也许会更好,也许会更糟,甚至,也许我们人类也会进化,不再是我们现在的形……我有预感,有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将会在未来的某一天看到这段留言,我想对他说,无论任何时候,无论外形变成怎样,只要我们拥有人类的心,那么即为人类,只要等待,那么必然在明天会有希望降临。”
“迪兰迪先生,您的意思是您将在代替您那个在木星探索计划里不幸牺牲的弟弟一起活下去吗?”
“大概吧……不过,也许正好相反也不一定。”画面的男子露出了悲伤的笑容:“如果要说有什么希望,那就是可以一切安好的活着,仅此而已。虽然活着是很孤独的事情,但是总比死了要好。”

“尼尔•迪兰迪当时的发言人们并未在意,可是现在看来,他简直已经知道了现在的一切。这是对你说的吧?莱尔。”艾纽转过头,对躺在床上的莱尔说。
“谁知道呢。”莱尔故意转过身去背对屏幕,画面上男子的笑容太过耀眼了,再看下去他会连眼睛也被闪瞎——他这样想着。
哥哥,你是不是也感觉到了什么呢?
从以前开始他们就会有所感应,如果其中一个受伤,那么另外的一个人也会感到疼痛。
那么,在自己被抛出了太空船的瞬间,哥哥是不是也感觉到了什么?然后,他也感觉到自己没有死吗……
“真讨厌啊,哥哥……”
艾纽回头,虽然莱尔背对着她所以她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但是那个声音却是几乎要滴出血来了,聪明的她立刻知趣的朝对方告别:“抱歉,莱尔,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
“恩。”莱尔含糊的应了一声,依然没有回头。

淡紫色头发的少女走出房门后,屏幕上,关于尼尔的纪录片还在播放:
“迪兰迪先生两兄弟都是很优秀的人,只是可惜莱尔先生英年早逝……”
“所以,这个奖牌是献给他的。”
画面上,面孔和莱尔一模一样的青年,微笑着对镜头举起了手中的金牌:“今天,是我们的生日。也许他无法看见这段录像,但我还是要对他说‘莱尔,生日快乐,有人在等你’。”

“真讨厌啊,哥哥,就算你那样说了,我也……”
“说什么等呢……说什么活着呢……你们全部都……”
莱尔低下了头,像个孩子一样坐着抽泣,他的袖子因为擦拭他泪水的关系,到后来已经完全湿透了。
屏幕上,纪录片还在继续播放:
“迪兰迪先生一次又一次的打破了世界纪录,一般的运动员在到达您这个成绩,应该已经相当满足,但是您却依然在奋斗,是什么东西促使您不断进步的呢?”
画面上的男子略略有些惊愕,然后露出了莱尔并不熟悉的微笑——那个是他从来没有看见过的,略带自嘲的腼腆的笑:
“我不是个好哥哥,也是个没用的家伙,在以前我从来没有做过什么,所以至少现在多少希望可以做些什么,比如传达想说的话……虽然也不知道这样的努力究竟有没有用,但是总比不做要好……”
“哥哥你还是这么罗嗦啊,知道了知道了,我努力,总可以了吧。”
莱尔对着电视上的男子说道,他虽然面带微笑,却满面泪水。
这个世界对他而言是完全陌生的、未知的世界,他没有朋友,也没有亲人。
他们都死了。躯体长埋于尘土,思念只能依靠录像介质传送,无法对话无法触摸。
然后,剩下脱离了时代的他,孤独一人的活着。
无法习惯这个时代的语言,无法习惯这个时代人们的目光……
他无处可去,没有可等待的人,也没有会等待他的人。
只是,他的的确确,还活着。
03
莱尔正式康复了以后,每天都会有很多人的来拜访莱尔,社会学家、历史学家、人类学家、媒体……莱尔必须面对他们,和他们讨论当时的历史和科学,或者给他们进行纠正,莱尔十分乐意和他们聊天,而艾纽则担任起他的秘书,为他推托不必要的会面。在经过了几个月的学习,他已经可以成功的掌握人们语言,尽管还有很多不流利和错误的地方,但总算可以和人们交流了,不过他依然觉得自己的时间不够用——1000年的信息量,毕竟不是可以轻易弥补的。
“要吃饭睡觉还真是麻烦的事情。艾纽,你们是如何掌握知识的?”莱尔一边吃饭一边问,经过了几个月的时间,他已经基本适应现在的生活方式了:“我好像听他们提到‘光子芯片’什么的?”
“我们会将芯片植入脑中,芯片里面会记录大部分的知识。”
“那么,也替我安装一个。”
“可能有危险,有人会因为承受不住那些东西而将大脑烧掉。”
“没有关系。”
“莱尔!”艾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她似乎有些发怒:“你应该知道,你的生命……”
“我知道,”莱尔不耐烦的打断了她:“但是我有权利选择我自己的生活方式不是吗?”
艾纽被他驳斥的无话可说,她不甘心的低下头,在略略思考后最终还是屈服了:“知道,稍后我会将你的要求提交上去的。”
芯片很快就送来了,按照莱尔的要求放入了他那个时代之后的历史记录,太空学相关,以及木星探索计划的后续相关,当然也包括了这个时代的许多必须知识。
芯片移植相当顺利,第二天,莱尔就按照艾纽教他的方法开始使用芯片。

“查找资料……对,对,这样,思考你想思考的问题……例如‘木星探索计划’……”
“木星……探索……计划……”
“其实和平常思考问题是一样的,习惯了就好。”
莱尔持续沉默着去适应,然后他发出了一声惊呼,险些把艾纽吓到了。
“艾纽,2010年和2061年的木星探索计划……是怎么回事?!”莱尔的声音因为难以置信而在颤抖:“这不可能!”
“你是说……”
“关于刹那•f•清英的部分……这到底……都是什么东西……这已经完全超出常理了!”
“可是他的确是真实,尽管关于这个部分的事件大部分都还是谜。”
“莱尔,你听说过石板吧?因为那个东西才确认了有人类以外的地外生物的存在,并且,我们的进化,也是得益于他。你们当时的木星探索计划的内容之一,就是要确认木星上那块巨大石板的真面目。”
“没错。”
“在以为你已经牺牲了以后,刹那就开始执行NASA交代给他的任务,真是很厉害……因为当时飞船内剩余的氧气和维生系统都已经无法支持他活着回来……但是,他至少想要完成交代给他的任务……但是谁知道在‘星之门’前,他和我们失去了联系。星之门,正是木星那块石板的所在地。他的最后留言是‘好多星星’,然后就和我们失去了联系。”
“当时,NASA的人们以为木星探索计划失败,于是你和他算作牺牲,木星探索计划也因此搁置了,接近10年的时间里,人类都没有再对木星进行过探索。”
“在2010年,NASA有人再度提出去木星回收‘发现号’,当时,2001木星探索计划的主要负责人之一,阿雷路亚•哈普提森博士也参与了这次行动。在某个晚上,他正在值班的时候刹那•f•清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个是当时的录像。”艾纽点了点看不到的键盘,空中立刻凭空出现了一个屏幕。

“20天内,你们必须离开木星。”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字。
“可是我们还没有完成发现号的回收。”阿雷路亚漫不经心的回答。

“后来阿雷路亚博士说那个时候他把这个当成了舰上成员的恶作剧。”艾纽在旁边解说。

“发现号无关要紧,可是再不走就来不及了,阿雷路亚。”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字。
“你怎么知道我在说什么……而且那个语气……你是……谁?”阿雷路亚朝电脑内输入信息。
“刹那•f•清英。”电脑屏幕上再次出现了一行字。
“不可能……”阿雷路亚这次是用说的,并非输入。
“那么我就证实给你看吧。”屏幕上的字闪了闪,然后,在飞船狭小的空间中,灰尘、粒子聚集在了一起,一个近似“人”的物体出现在阿雷路亚面前。面孔和身材酷似莱尔所熟悉的那个发少年,尽管很多细部很模糊,但是已经足够辨识样貌了。
“这下可以吗?”“人”的嘴动了动,只是声音却是从屏幕旁边的音箱传出来的。

“刹那……刹那……”莱尔吃惊的后退了一步:“那个的确是他的声音……”

“难以置信……刹那……这是……”
“说来话长,但是,我的确存在着,只是和你们的存在形式不同,‘纯种变革者’,你可以这么称呼现在的我。放弃木星探索计划吧,再怎样也无法得出答案的。‘它们’已经决定要放弃这里了。”
“你的意思是石板的主人吗?”
“是的。”
“刹那,可以告诉我到底会发生什么吗?”
“无可奉告。”
“明白了,我们会尽快离开的,谢谢你,刹那。”
“人”点了点头,他的身影立即像砂土一样分崩离析。

艾纽也关掉了大屏幕,继续和莱尔介绍:“这个是探索号的主电脑的录像,一直存在相当大的争议,有人认为那段录像时伪造的,也有人认为是真实的……”
“那个是真的,”莱尔打断了她的说话:“那个让人不爽的说话方式除了他就没有第2个人了。”艾纽笑了笑,继续接续刚才的话题:“正如你所知道的那样,2001年的发现号木星探索计划失败,但是在2010年,他却出现在后来的“探索号”飞船里,以电脑信息和量子构成的方式,向阿雷路亚•哈普提森教授传达了危险信息,使得他们成功的避免了木星改造,得以成功返航。
“在那个时候,地球的人类们以各种方式,收到了这样一条信息‘太阳系哪里都可以去,除了欧罗巴2’。”
“然后在那个以后,因为木星成为了第二个太阳,各个星球的气候有了巨大的改变,而欧罗巴2便成为了人类无法踏足的土地,除了2061年阿雷路亚•哈普提森教授参与的那次意外迫降……派去的飞船,有人的就会被推出欧罗巴2的大气圈外,无人的则会坠落,无一幸免。那个力量很神奇,它可以准确的侦测到飞船是无人还是有人,从没有出过错。”

莱尔吃惊张大了嘴,他习惯性的又想从口袋里面掏出烟来,然后和过去无数次一样,他遭遇了失望——在这个年代根本没有那样的东西。为了掩饰尴尬,他只好继续询问:“那么,那个2061年的事情……又是怎么回事?“
“2061年,阿雷路亚博士所在的飞船‘世界号’因为出现故障和遭受恐怖分子挟持,所以不得不在欧罗巴2迫降,他们在欧罗巴2停留了一周…那个也是唯一的一次人类对欧罗巴进行的探索行动。他们汇报,在欧罗巴2上,也有一块巨大的石板,他们将其称作‘长城’。”
“欧罗巴2上也有石板吗?!”
“是的,欧罗巴2上有智慧生命体,这应该也是石板的主人不想让人类踏足欧罗巴2的原因吧?”
“当时,探险人员所在的队伍有尼尔•迪兰迪的后代、”
“哥哥的……?!”
“那个孩子和你的名字相同,也叫莱尔•迪兰迪。”
“当时,莱尔•迪兰迪在欧罗巴2迷失了方向……根据非官方记录,他们汇报说在荒野上,他们看见了年轻时候的尼尔•迪兰迪,他告诉了他们应该飞往哪里,托那个幻影的福,他们总算得以平安归来。”
“当然,事后尼尔•迪兰迪回答,他远在遥远的地球,并不可能去那里,于是那个事件就成为了不解之谜。唯一的解释就是,有某种外力干涉了莱尔•迪兰迪的思想,因为莱尔•迪兰迪遇到年轻的尼尔•迪兰迪的地点,正是在石板附近。”
“还真是……神一样的存在呢。”
“神?”
“忘记了你们这个时代的语言没有这样的东西……”
“确切的说,就是无所不在,全知全能。”
“宗教方面的事情我不是很懂,毕竟那些东西在这个时代都消失了。”
“说的也是。”莱尔看向窗外:“宗教、战争……都已经成为了不必要的东西了。”
“没错。”

“刹那•f•清英……”莱尔呢喃着昔日朋友的名字:“还有关于他的资料和记录吗?“
“如果有兴趣,可以咨询这个方面的人类学专家比利•片桐教授。”
“比利•片桐?”
“欧罗巴人造第一都市的技术顾问,也是哲学和宗教方面的研究专家。”
“欧罗巴啊……艾纽,我要离开地球,去欧罗巴找那个比利•片桐博士谈谈,麻烦你帮我申报给政府。”莱尔笑了笑。
从来到这个时代起,他从没有太多的欲望——除了现在。
只有自己一个人孤独存在的世界让人很不安,即使有家人的叮嘱,也无法解除心中的那种不安。


04
“幸会,我是‘旗帜号’的船长,格拉汉姆•艾卡。”
“你好。”莱尔握住面前金发男子的手:“艾卡船长,多谢当时救了我。”
“说什么呢?”面前的金发青年露出了自信的微笑,朝他敬了个礼:“迪兰迪先生可是我们本次航行里最尊贵的客人。”

出发的时候距离莱尔的要求被批准已经过去了4个月了,虽然莱尔对自己资金离开地球的决定多少有那么些惋惜(那样他就无法和人讨论他热衷的科学问题)但是比较起那些,他对刹那的兴趣明显更大。
负责运载他去欧罗巴的是当时发现他的格拉汉姆•艾卡,“旗帜号”船长。
格拉汉姆绝对算这个时代的异类。虽然他耀眼的外表绝对可以堪当“美男子”之名,不过个性上面,却绝对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如果硬要形容,就是他颇有20世纪人类探险者的风范:大胆、爽朗、富于冒险精神、不安于现状,充满梦想……另外,说话有点奇怪(这在31世纪已经让人觉得是有失教养的表现了),不过,大概也正是如此的个性,才能让他年纪轻轻就担任起舰长,负责将物资运输于星际之间。
艾纽明显不太喜欢格兰汉姆,“那种可是危险的犯罪者气质。”她如此形容。
莱尔当时只是一笑置之,他很喜欢艾纽,那个女子聪明又善解人意,不过当然,莱尔承认,自己的价值观终究还是停留在20世纪,31世纪的优秀女子艾纽和自己在这些方面多少有些意见相左。
自己何尝又不是那样呢?
在很早以前,刹那、阿雷路亚曾经和他讨论起他们为什么会成为宇航员的问题。
“我在很小的时候曾经看过猎户座星云图,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想了解那些东西的秘密。那样壮丽的景色,究竟是怎样产生的?”阿雷路亚面带微笑:“所以,我后来选择了加入NASA,说真的,只是纯粹怀有好奇心而已。”
“刹那呢?”
“想要知道这样的世界究竟如何,除了这个之外,我不知道该去干什么,因为对其他的没有兴趣。”
莱尔当时笑了笑,刹那的父母都是科学家,他们丧生于某次玛雅遗迹的探索事故,作为他们独子的刹那,很早的时候就在这些方面展示了他惊人的天赋,所以明明小自己8岁,却在同一时间和自己进入同一间学府共同进修,大概正是这种“其他的我都不会”的态度,才让他心无旁骛的专心专注吧?
“那么,莱尔呢?”
“只是想要证明自己吧?”
“证明?”
“啊,我不想喝我的哥哥在同样的领域做同样的事情。”
“你哥哥是尼尔•迪兰迪吗?”刹那突然插嘴问道。
“啊,刹那你怎么知道?” 真教人意外,刹那应该是更加冷漠的家伙才对吧?
“他来基地找过你。”
“莱尔……”刹那转过了头:“他……”
“我知道,刹那,什么都不必再说了。”莱尔举起酒杯打断了刹那的话:“别讨论这个了,我们继续喝酒吧。”

因为刹那没有家人,所以在休假的时候莱尔偶尔会带刹那去自己家,爱照顾小孩的尼尔和刹那相当亲近。刹那虽然已经21岁不过因为个子太矮外貌又不成熟的关系所以看起来就像个高中生,尼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似乎就喜欢上了这个小个子,后来还在某次他们全家去海滩度假的时候还硬带上了刹那,然后趁着大家在准备晚餐的时候帮刹那理了个头。
那个时候的刹那难得露出了笑容。
说真的,莱尔多少是有些妒忌的,哥哥只要轻易的干一点这样的事情,刹那就愿意对他展露笑容,但对自己却如此吝啬……

刹那,刹那,莱尔抬起头,看着白昼的星空中无法看见的欧罗巴2,他无法得知对方是否存在于这样的宇宙,但是哪怕只有一点的可能性,他也想看看他。
“在那个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欧罗巴2又究竟隐藏了什么秘密?”
如果再见面,莱尔一定要这样问他。

“所以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想去欧罗巴么?睡美人。”
莱尔苦笑,虽然说对方是自己某个意义上的救命恩人,但是格拉汉姆怪异的说话方式他始终无法不吐槽:“换个词有那么困难吗?格拉汉姆?”
“不,和你相逢绝对是命运的安排!”
又来了!
“所以说……”
“不,那个是命运的安排。”格拉汉姆这次换上了一张认真的表情:“‘旗帜号’靠近冥王星的宙域并非偶然。”
“那个时候我们的一个推进器发生了故障,所以导致动力不足,只能绕了个大圈子,以避开可能发生的彗星碎片,然后,我就在那个宙域看见了你……但是依照我所知道的,那个推进器还是全新的,一般情况下,不可能那么轻易就出现问题。”
“简直像在冥冥中,有什么人在操作这一切。”
“我小时候,曾在宇宙中遇到过一场灾难,”格拉汉姆把他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移民太空船遇到了故障,我们还都以为自己死定了,慌乱的人们在哭喊,甚至有人想要自杀,然后那个时候我听见了奇妙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是一个少年的,他让我们不要慌乱,故障马上就好。”
“然后你知道吗?故障马上就好了!奇迹的恢复了!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从那个,我就对宇宙产生了好奇和渴望,选择了离开了安稳的殖民地,而选择在太空中度过大部分时间。我很想再会见一次那个声音的拥有者……他一定知道很多的吧?关于这个宇宙和人类的奥秘……我一直认为,人类如果失去探索心和好奇心,就无法进步。”
“然后,片桐和我说,是‘变革者’在操纵这一切,救了我的应该也是他,我不知道那位少年究竟是怎样的,但是,非常感谢他救了我们。既然你是少年的朋友,那么也是我的朋友。”格拉汉姆向他行了一个军礼:“以我军人的荣誉发誓,一定会将你平安送去欧罗巴的,我的睡美人。”
格拉汉姆船长很优秀,只是如果他可以换过一个词就更好了……莱尔哭笑不得的想。

05
旅程一切顺利,莱尔和格拉汉姆在到达欧罗巴以后一起来到了欧罗巴的人造都市1号。当年的木星爆炸创造了第二个太阳,也改变了了这里的环境,让人类得以在这里建造家园,虽然欧罗巴人造都市的水平并不成熟,不过莱尔发现自己显然更加适应这里的环境,和地球不同,这里的确是属于一切有好奇心的探险者的乐园。然后他也发现了,格兰汉姆和片桐博士,是好朋友。
这算是个悲剧——因为这代表着莱尔不得不继续忍耐格拉汉姆的“睡美人”呼喊然后直到这个外号传的到处都是。当然这个又是后话了。
比利•片桐是这个方面的专家,虽然身为欧罗巴的技术顾问,不过比起技术,显然他在哲学和宗教方面的研究要更加在行。他长期研究人类的历史、宗教、太空学以及“变革者”相关,虽然在成果方面多少有些争议,但是他的才能是毋庸置疑的。
莱尔在来到欧罗巴以后就一直周旋于各类活动中,直到三周后才终于有机会造访片桐博士。
和外界对他的传言不同,比利·片桐是个学士渊博且相当平易近人,并且微妙的带有一丝锐利:“欢迎来到欧罗巴,莱尔·迪兰迪先生。让我猜猜看,身为世界名人的迪兰迪先生是次专程造访欧罗巴,还专门指定我,是因为刹那·f·清英吗?”透过金框眼镜,比利·片桐微笑的看着栗发男子。
莱尔有些吃惊,他未曾料到对方居然是如此单刀直入,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片桐笑了,他举起早已准备好的红酒,递给了莱尔:“那么,我们详细谈谈吧,关于刹那·f·清英。”

“迪兰迪先生和刹那·f·清英同是在1000年前也即是2001的‘木星探索计划’的宇航员,而您在即将到达木星的时候,在检查太空船的过程中因为安全索断裂,而流落到外太空中,最后遇到了漂浮在宇宙中的冰块,并且奇迹一般的被冰块包围起来,而沉睡至今——也就是3001年的呢。”
“是的。”
“2001年的木星探索计划的结果是‘失败’,船员死亡,‘发现号’上的资料,直到2010年的第二次木星探索计划才得以回收……虽然当年刹那·f·清英直到生命的最后关头依然在和NASA总部进行联系,但是只凭他所描述的只言片语根本没有任何收获……而在2010年,木星发生大爆炸,从此太阳系有了两个太阳,原本的木星的卫星之一的欧罗巴2成为了人类无法踏足的星球,另一方面,人类也朝木星卫星之一的欧罗巴进军……这个是我从资料里看到的相关记录。”莱尔说。
“只有一半是正确的。”片桐推了推他的金边眼镜,倒了一杯红酒递给莱尔:“刹那·f·清英,他并未死亡,或者说,他只是变成了不同的存在。”
“您是说……”莱尔的声音因为激动而有些发抖。
“2010年,刹那·f·清英出现在‘探索号’上的那段录像是真的,哈普提森教授没有任何作假的理由,同理,2061年莱尔·迪兰迪所提出的那个非正式报告也是真的,在这种地方说谎不会有任何好处,相反会影响他的仕途……而我这里更有无数的案例可以证明,刹那·f·清英他的的确确还活着,不过存在形式和我们不同。”
“存在形式?”
“是的,您是尼尔·迪兰迪的弟弟,对吧?”片桐眯着眼睛看着莱尔那与现在的人类气质迥异的面孔:“在这其中,也包括您哥哥的案例。”
“哥哥的……?”
“那个是2006年NASA所提交的一份非正式秘密报告,因为在木星探索计划失败后,迪兰迪家出现了一系列怪事件。令兄在您掉出宇宙飞船的那天,不幸发生了车祸,住进了圣玛丽安娜医院的加护病房,当时情况很特殊,因为大脑缺氧,他成为植物人的可能性很大……不过在他从加护病房搬回普通病房的时候,出现了奇怪的事情,有录像和目击者说明,在那天,有看不见的‘手’拿着剪刀,笨拙的帮他剪了头发……而在那之后,令兄也奇迹般的苏醒过来。”
“这个事情并未引起NASA的注意,不过是被当作灵异事件一样放置一旁,直到后来某一天,刹那·f·清英出现在了迪兰迪家的电视屏幕上……不过目击者只有尼尔·迪兰迪一人,当事人对他们谈及的详细内容坚决保持沉默,除了一点——‘莱尔他没有死’……要不是官方当时无意拦截了到部分信号,这个事件根本不会记录在案。”
莱尔沉默,为了排遣他的苦涩他又要习惯性的掏烟出来抽,不过他的动作刚刚进行到一半便僵在空中——片桐博士递给他一支烟:“请用。”
“哦哦。”莱尔发出了激动的起哄声:“我还以为这些东西都绝迹了呢。”
“地球政府将酒和烟类都作为管制品严加限制,不过因为欧罗巴情况比较特殊,生活在这种什么都没有的地方,我们需要什么东西来缓解生活压力,所以政府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原来如此。”莱尔会意的点头,他总算明白“旗帜号”仓库里那成堆的酒的由来了。
“地球不是早不种植烟草了?”
“替代品而已,不含焦油和尼古丁。”片桐轻啜了一口红酒:“味道如何。”
“一般吧,和我们的味道不太一样,不过算了”莱尔晃了晃手上的香烟:“我可差不多都忘记了它的味道,要烟鬼习惯没有烟的日子不过比死好上那么一点。”
片桐笑了:“说来,迪兰迪先生在您在木星探索计划里‘牺牲’后,似乎也有了抽烟的习惯。”
“哥哥以前从不抽烟。”
“确切的说是出院后,而他5次世界记录也是在那之后创造的,实在很难让人相信,即使射击并非一个对运动员年龄要求严格的运动,但是一个已经不再年轻的运动员可以在他的运动生涯的后期大放异彩这种事情,也是人类运动史上的一个传奇。”
“然后,尼尔·迪兰迪在130岁高龄去世的时候……在他那个年代也算高寿了,并且他精神很好……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来……他是在睡梦中去世的……留下了一份日记和一份回忆录……这个之后,他的家人按照他的遗志将其出版,有很多的段落涉及刹那·f·清英。”
“其实除了尼尔·迪兰迪的事件以外,还有无数的事例刹那·f·清英也在其中有所干涉 ,例如2007年某次核弹头在大气层里面的奇怪爆炸,例如2979和2102年太空殖民船事件……简直是不胜枚举。”
“你怎么知道是刹那呢?”莱尔冷淡的问,不过他对发少年的称呼已经暴露了他的态度。
“声纹,”片桐教授笑了笑:“匣子、录像……总有目击者随身携带那些东西,一般来说飞船自身也会携带类似的,虽然我们自己也会记录某些奇怪的不明的事件,但是如果要归于刹那·f·清英身上的话,我们至少要在声纹上面做到90%以上的吻合度。”
戴着金边眼镜的博士递给尼尔一个光子芯片:“这个里面记录了疑似有刹那·f·清英插手的事件,还有他的出现记录,以及尼尔·迪兰迪的回忆录,如果你有兴趣可以读一读,对我们而言,刹那·f·清英也是我们研究的重要样本之一,所以我们也想通过你在你身上找到些什么。所以对我们而言,重要的就是情报的交换。”
“片桐博士你到底在研究什么呢?”
“‘我们究竟来自哪里,又应该到哪里去?我们为何存在于世?我们究竟是什么?’当然还有重要的,石板的主人,以及他们的目的,我认为比起我们,刹那·f·清英应该是更接近他们的存在,如果要研究石板,就必须从他身上入手,而你则是他以前的朋友……所以我认为在这些方面,他对待你,会比我们更‘宽容’。”
“宽容?”
“是的……应该会容许某些事情。”片桐教授的眼睛闪着光:“当年哈普提森教授似乎也曾恳求过刹那·f·清英让他们进入欧罗巴2做紧急迫降,也因此创造了唯一一次人类踏足欧罗巴2的记录,这个是史无前例的。而哈普提森教授和你,都是刹那·f·清英的朋友……虽然我并不清楚·刹那·f·清英究竟是怎样的存在,但是很多事例证明,他的确还有着‘人’的感情……当然这些方面我们之中也是存在的相当的争议了,毕竟除了救人,他也非常讨厌纷争和战争,有这些方面的事情的话他会不计代价的阻止,甚至达到了严苛的程度……当然,他作为石板的关系者,这样做无可厚非。人类的进化得益于石板,所以他们可以算我们的造物主……造物主当然不希望人类发生纷争了,刹那·f·清英作为石板的关系者,似乎在监察着人类的行动,当然,自从有了这个‘观察者’后,人类的和平进程推动的很快,虽然不知道是否应该归功于他,但是我认为,人类可以获得今天的和平,多少也和他有关,所以我还是打从心底感谢他的,感谢这位‘纯种变革者’。”
“纯种……变革者……”
“是的,这个是他的自称。”
“片桐教授,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您。”
“请。”
“您相信神的存在吗?”
“神?那么,您觉得刹那·f·清英是神吗?”
“……不。”
“那就对了,即使有所谓的神的帮助,能创造未来的,还是只有我们人类自身,就像这个欧罗巴一样,虽然石板引爆了木星创造了第二个太阳‘太槐’,但是将其改造为适合人类居住的,却依然是我们。”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想要去欧罗巴2一探究竟,”片桐注视着天边悬挂的犹如月亮一样的巨大星体:“人类的好奇心是永无止境的,那个云层的下面,究竟隐藏了什么,我也很想知道。”
“我也是。”莱尔说。
“哈哈,是你的话也许有办法呢。”片桐教授拍打着莱尔的肩膀:“你对他而言,应该是特别的人吧。”
“特别的……人吗?”莱尔轻笑:“也许吧。”
06
“我们的肉体终有一天会消亡,化作大气与尘埃,而回忆却是永不磨灭的存在。我知道自己无法活到重逢的那一天,但是这些东西……这些回忆,一定,会被他看到的吧?希望他一切都好,代替我活下去,去看看那样的世界,有一天我终将死亡,而祝福与希望,必将与他同在,我将会在他的身边……一直……所以,就代替我的眼睛,看看那个之后的世界吧。”
“有一天莱尔居然带着一个发的矮小孩子来到了我家,对我说‘这个是我的队长刹那·f·清英’的时候我简直是呆住了……难以置信,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居然是有一个博士学位三个硕士学位的天才……不过他似乎不太喜欢和人打招呼还有做身体接触,最后还是莱尔有办法把他骗去和我们一间房同睡了……怎么说呢?那个感觉很像莱尔养了一只可爱的猫咪,似乎会被他抓伤,但是最后莱尔总算驯服他了……我也真想试试看呐,那种感觉……”
“莱尔会带刹那回来很让我意外,我总以为他会先带个女人回来的……谁知道不是……大概和NASA的要求有关吧?毕竟对宇航员们来说,随时有可能接到什么危险任务……当他说要选择这样的道路的时候我曾经是坚决反对的,不过终于还是拗不过他……只是没有想到居然会发生那样的事情……而且,在那个任务里面,刹那居然也……”
“刹那笑起来很可爱,那种感觉简直棒极了,真妒忌莱尔啊,居然和那样可爱的孩子一天到晚腻在一起,当然看着莱尔叫他队长的感觉实在是很好笑……不过我似乎比莱尔更快的让刹那朝我微笑了,我在照顾小孩子方面果然是天才吧?虽然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事情……在忍耐力而言刹那绝对是一流的,我帮他剪头发的时候其实也很老实的坐在那里,明明弄疼他了却还是一声不吭……如果可以,真想成为他的家人,照顾他……他的内心太孤独了,我不知道成为宇航员是不是一定要那样的清冷,但是我认为,作为宇航员之前,我们首先是个‘人’。当然,这样的孩子的梦想也很简单,就是去看看这个宇宙……作为我来说,始终觉得有些别的梦想会更好吧?如果只有那样的梦想人生似乎有点无趣不是?当然,刹那是个温柔的孩子,也曾经问他要不要做我的弟弟,他当时答复我说‘等木星探索计划后再告诉你答案’,不过没有想到居然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莱尔似乎总是讨厌和我比较……作为哥哥,我在后来才意识到这样的事情实在太迟钝了……那个是我的错。我一直认为莱尔在某些方面其实比我优秀,至少他比起我更有勇气,也更放得下某些事情……而我只能一直耿耿于怀……不过我觉得他比我坚强吧?要不是后来知道了消息,我也许会丧失活下去的勇气也不一定……所以至少,作为哥哥,我不能太丢脸。我们并非独自一人,我如此认为……何况,我也好,他也好,都一直有人陪伴,而那个人在日后也会这样下去吧……直到永远的永远……”
“究竟怎样的东西可以称为人类?我觉得,只要有人类的心,就是人类,非常感谢……我弟弟有那样的一个朋友,虽然他沉默寡言不善言辞,就某个方面而言实在笨拙的可爱,但他的确从内心关心着我们兄弟和我们的家人……非常感谢他所做的一切,认得他是我一生的荣幸,也是最大的幸运,最后,我想要对他说‘谢谢你,我爱你’。原谅我,这个是胆小鬼尼尔·迪兰迪倾尽一生也无法说出的话语,虽然不知道对他而言,究竟怎样可以称为‘幸福’,但是至少,他给了我幸福与希望,使我下半生不至生活在悲痛与绝望中。”
“心怀希望和憧憬,即使是怎样的状况也必然可以克服的吧?只要我们依然生存于世,我们便不是孤独一人。”

哥哥……你到底……都遇到了些什么呢……

“特别的人吗?也许吧。“
“是你的话,也许他会特别放行?”
“您这样说被边境管理局听见会列为危险分子的。”莱尔抽了一口烟:“欧罗巴2是任何人类都无法踏足的地方,即使对那里怀有好奇,我也并不打算踏足那里,毕竟,石板的话,月球也有。”
“我和刹那·f·清英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仅此而已,虽然有哈普提森教授的先例,但是就算对象是我,无端进入那个地方也会被出来的。”
莱尔抽了一口烟:“感谢您今日的款待,片桐教授,告辞了。”

虽然说了那样的话,莱尔现在却觉得多少有些后悔了。尼尔写在回忆录里面的话让人不得不去在意,也许外人会无法理解,但是作为他的弟弟的自己,完全明白他在说的是谁,尽管那样的感觉并不好受。
虽然说了那样的话,但是,他并不想输给哥哥,特别是在这个问题上。

刹那是个可爱的孩子,虽然个子矮小,但是其实就外形而言,他绝对是美男子,所以尽管个性那样糟糕却还是不乏追求者……另一个方面来说,那种外冷内热的个性也非常的……可爱?让人忍不住要像照顾弟弟一样照顾他,虽然现在回想起来,似乎刹那照顾自己的场合要更多。
当然对莱尔来说那样并不是重点。
如果硬要形容,大概是那份坚毅吧?无论面对何时都独自面对的坚强和勇气,也是自己无法比拟的。
“2001年的木星探索计划,主电脑的故障导致发现号的氧气流失和循环系统的损坏,虽然刹那·f·清英阻止了主电脑的下一步行动,可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即使是顺利完成探索计划,宇航员也无法活着回去地球……”艾纽的话又浮现在莱尔的耳边。
不知道当时的刹那,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去完成那样的一切的呢?
如果自己当时可以早点注意主电脑的异常,大概不会酿成这样的悲剧。
莱尔又想起来了那个晚上在自己的怀里睡着的,看表情几乎是要哭出来的孩子,难以置信那样幼小的身躯可以承受那样的痛苦和绝望。当然,如果换做那个家伙一定只会说“任务了解”然后死命去做吧?
“既然会告诉哥哥我的消息,可是却明明知道我醒了却连招呼也不打一个,你还真无情啊……刹那。”
对着空中的欧罗巴2,莱尔举起了酒杯:“我不知道你究竟如何了,也不知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所以我必须要找你问清楚……所以如果你不来和我解释,我可要去找你了哦,刹那。”

文集 | trackback(0) | comment(0) |


<<呃……关于刹那论坛的一些说明 | TOP | the beginning man>>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morpheusfaye.blog82.fc2.com/tb.php/179-f8ecf55b

| TOP |

介紹

睡/faye.修罗场中

Author:睡/faye.修罗场中
修罗无止境……orz
《棒球介入》持续作业中,人间蒸发勿怪。

email
morpheusfaye@hotmail.com


blog Logo:
worlds.






















ShoutMix chat widget

最新日志

留言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分類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blog内检索

RSS訂閱

親友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