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9/10/27 (Tue) life goes on

2次元无关。
虽然本意不是《读者》向《知音》向之类……但是我觉得,修饰一下大概是可以拿去投稿的。
但是,他不是让人愉快的东西,相信我。

回家的途中,在快下车的时候我见到了一个拄着拐杖的男子,穿着绿色的解放军制服,袖标上是异常醒目的成都军区标记。
当时没有太在意,本身我以为他是脚不好,直到他要抓扶手的时候,才发现他根本没有抓住对他而言比较方便的竖着的扶手,而是皱着眉头,凭空的在空中摸索了一下,最终抓住了离他遥远的车顶的扶手的时候,我猜想,他大约是看不到,或者,最低程度,也是个弱视。
刚刚抓住扶手没有多久,他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拿起就说:“战友,睁眼瞎那种事情,做梦都没有想到会降临在我的身上……512那会我在都江堰救灾,谁知道硫酸泄漏了……现在确诊结果几个医院都是右眼神经完全萎缩,已经完全不行了……但是我没有办法回去,卡被冻结了……是,不要告诉我母亲,她只是个卖衣服的,就说我这里下雨,航班取消了。”
说完他挂了电话。
我又多看了他一眼。
眼睛不大,其实也不算英俊,但是额上似乎有不少的细碎皱纹,我猜他应该过了30了吧?

车很快到站了,他和我一个站下车,虽然大概也猜到他会去哪里,我还是趁着他和人问路的时候和他插了个嘴说他要去哪?
他说他去北大医院。
你要去的话,我带你去吧?
我和他说。其实没有别的理由,虽然今天和快递约好了稍后等他过来给我收包裹不过今天374节省了20分钟,所以我觉得应该还是得及的。
那个是举手之劳,何况听过他电话里说的那个事情,如果我不帮他我会责备自己的。

他有些吃惊,我马上解释:“我刚才听见你的电话了,我带你去吧。反正我家就住这里,也不会耽误几分钟。”
他继续还是说:“非常感谢!非常感谢!”
我没有说话,挽住他的手臂,笑着对他说:“这边吧!”
那个时候我忘记了,他看不见的事实呢。

刚走了没有几步他收起了拐杖,说这个东西会让他心里难受。因为拿着那个东西就等于承认自己是盲人。
我问起他,为什么要留在深圳?他只是说他在机场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
那么你要去找刘主任?如果今天不是他值班怎么办?
他说如果不是刘主任值班那么就去电脑城。

结果去北大医院一问,刘主任果然不在。于是我又把他送了过去车站。刚走出住院部,他的电话又响了:“是,我回不去了……我现在想要去卖了电脑,买回来6000,虽然这个东西销路不好但是我觉得怎么也可以卖个1000多吧?那样就可以回去了……还有,别告诉x指导员。”
我这才醒悟到他究竟遭遇了什么事情,不过我没有办法说什么,这些事情他本来都并不愿意告诉我的,不是吗?

他说,你普通话说的真好,机场的人我都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我说还好啦,我家是贵州的,只是来这里比较早的。
他说,贵州和成都都是一个军区的。
我笑了笑说谢谢你们,当时地震的时候,我的老家那边也有波及,不过好在大家都平安。当时不太好意思和他说,我的外公是抗美援朝的战士,虽然在那场战争里幸运的活了下来,但是还是留下了后遗症。

他总是叫我姐姐,当时救开玩笑的问他多少年的?他说他83,我说我85,比你小诶,难道听声音就这么老?
他说不是,只是怀着感激之情的话,就是觉得我是个姐姐。
我还是回答,我希望他叫我妹妹会比较好。
我又问,你的眼睛都都看不到了吗?他说左眼明天约人过来做手术,如果错过就没有下次了。
难怪他那么着急。
我又问他,你不考虑去派出所或者联系深圳军区这边吗?
他说派出所不是慈善机构,而军区,他不想麻烦,可以自己解决的,就自己解决。事情有很多的解决方式。
这事关你的眼睛啊!
我有些激动了,说真的我不能理解,对一个人来说,有什么比这些东西更加重要的。
他还是说,想要自己解决。
我没有说话。
时间过他很快,我把他送去了车站,在车站告诉他坐什么车,在哪里下以后,对他道歉说,抱歉不能继续帮你了,我这里还有点事情,必须要先回去了。
他非常感谢我,还是想要写信给我。
我仓皇而逃,再说下去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也许会哭着他说,他别这样。

但是,我帮不了他。
拿钱的话我没有那么多钱,而且依照他的个性,大概根本不会接受我的钱吧?

他大概很孤独吧?走路的时候除了感谢我,剩余的话就是偶然流露的,对现状的不习惯。
他想要知道我叫什么名字,想写信感谢我,我说不需要了,这种是举手之劳,我的脚以前扭伤,还遭到了感染,当时,也有很多人这样帮助过我,在我生病的时候,所以我也会像他们那么干的。

大学的时候也好,高中的时候也好,我都是经常扭到脚的那种不走运的家伙。
特别是高中,扭到了以后因为药物感染过敏,足足有半年多,撑了2个月的拐杖,我连冬天的时候都是把脚伸出被子外面睡觉的,因为如果放到被窝里面温度一高就容易再次过敏。
当时的记忆其实不是很清楚了,毕竟已经过去了差不多8年。
不过我还记得医院里面的小孩子看见我的脚吓哭的样子,以及很多很多人看见我的脚就远离我的惊惶的表情。
以及那些,帮助过我的朋友。
给我做笔记的,教我作业的朋友,还有许多不认得的,看见我走路艰难就上去搀扶我的,不认得的好心人。
也许是受到了他们的影响吧,我想爱那种东西,大约真的是可以传承的。

他的眼睛虽然没有提到,不过我也可以猜到了。
5月、都江堰、病毒、伤口……综合在一起,就是去年的512地震救援时候的战士吧?
第一次觉得那个灾难如此接近自己,却万万没有想到是这样的方式。

只是我很无力,我能做的太少太少了。
后来觉得自己很傻,即使不能给对方钱,也许也应该留个电话给他吧?如果发生什么事情,可以打电话找我。
不过我却就那样走了,因为知道自己的无力,所以走的十分的惊惶,我不知道自己可以给他做什么。
其实我从来也不觉得自己是个有爱心的家伙,大充其量只是没有完全麻木。当然,有兴趣在车上在路上都喜欢观看人们的表情和在做什么的我是个偷窥狂没错,但是那个是我与世界交流的方式之一。
看见那些人在干什么时候很有趣的事情,不仅自己可以学到东西,也可以取到各种素材,放入文章。

我可以理解他的心情,我也曾经有过那样的时候。
不能走路的时候,强烈的不甘心的感觉,即使走的很辛苦不愿拿拐杖,因为不愿承认自己现在是病人,其实也并不喜欢有人搀扶我,因为那样等于承认自己多么无力弱小。

他是个很坚强的人,虽然27岁的人就遇到那样的事情是种不幸,可是他还是很坚强,很独立……
我不能再给他做什么,事后想起我就是个笨蛋,做了那种事情也不能如何……
一个盲人,孤独一个人,走在这个城市,不知道他现在如何呢?
我什么都做不到,只能希望,他一定一定,要安好。一定一定。

行云流水 | trackback(0) | comment(2) |


<<orz | TOP | 失踪宣言>>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No title 

色付きの文字 每个人都有选择有尊严的活下去的权利,我有看到失掉双腿的老人坐着的轮椅放着堆有空瓶的纸箱;在我眼里他和我一样健全,都最大努力的为自己而活。
没想到你85啊,和我同年

2009/10/29 22:31 | 泡面 [ 編集 ]


No title 

应该说吧,那个时候瞬间就会有“这个世界真残酷又过分”的想法,还有,是如此的不公平。
我今年是85呢,笑^^

2009/11/22 18:07 | 睡 [ 編集 ]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morpheusfaye.blog82.fc2.com/tb.php/196-db593eba

| TOP |

介紹

睡/faye.修罗场中

Author:睡/faye.修罗场中
修罗无止境……orz
《棒球介入》持续作业中,人间蒸发勿怪。

email
morpheusfaye@hotmail.com


blog Logo:
worlds.






















ShoutMix chat widget

最新日志

留言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分類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blog内检索

RSS訂閱

親友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